第二次被绑架

醒过来的木雪并没有跟他们搭话,她四肢绑住,头上还蒙了层黑布。

“十天啊……”太长了,一天都太长了。宋言穆有些咬牙切齿,这次回来,他起码要给木雪配四个保镖,全方位的保护。

吃着棒棒糖的Avril闻言兴奋起来。

每个人都有恐怖至极的噩梦,陷入梦境的轮回里,一层层地醒过来,却依然发现自己周围是无限恐怖的噩梦。

☆、46第二次被绑架

啧啧,这手笔,比吴瑜遐那次高端多了。

可是,当你的心里住着某个人的时候,哪怕她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你也会牵肠挂肚担心不已。

没错,就是养猪场。哪怕荒废了,猪屎的气味依然嚣张霸道挥之不去。

有素质的绑匪们把她脚上的绳索解开,关进了一个巨大的废弃猪圈房。猪圈房的四周和顶上都是铁条焊起来的笼子,倒是个关人关畜牲的好地方。

疲惫也是一种情绪,情绪可以左右思维。现在,大家都好好睡下去吧。

“我知道。你先打,之后我也回一个。”强制自己镇静下来的宋言穆恢复了淡定,“三姑那边的人你派个去找木雪吧,她的人追踪和隐藏在行。找到之后不急着救出来,但一定要保证木雪不受苦。”

理智上明白,只要稳住吴天赐,木雪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并且现在的木雪也今非昔比,可以同时感染方圆五百米范围内人群的的她,只要运用得当,基本上可以算是人形兵器。

听到一个低哑的男声,木雪心里噢了一声,原来是针对宋言穆的。

除了守夜的三个人员外,其他五个人已经睡着了。蛐蛐的叫声有着令人困倦的节奏,守夜的三个人困意越来越浓,想要睡过去的想法越来越深。

再一次面对电话的忙音,吴天赐觉得他这辈子的涵养都已经用光了。

吴天赐深深呼吸了半天,才开口,“看来,你是不想要木雪的命了。”

幸亏手机响起来,是一个不显示号码的诡异来电。吴天赐手有些不稳,差点按成了结束键。

吴森若挂了电话,阴冷的神色浮到明亮的眼眸里,平添了几分冰寂。

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抱着头凄厉地尖叫,抓起手中的枪开始胡乱扫射。剩下四个人要么当场毙命要么被打伤,被打伤的不是声嘶力竭地痛苦叫喊,就是表情呆滞似乎丢了魂魄。

“呵呵……把她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她已经疯了,我光看看她就已经觉得很开心了。不需要我做什么,她已经收到报应了不是吗?其实本来我是想治好她再折磨的,你懂吗?”

吴森若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几秒,“言穆哥,给我十天时间,十天之后,就可以用兰提去换回木雪了。”

顿时,那些有素质的绑匪们干呕一片。

你们会有什么梦的?被人围攻,血溅当场?或者是永远也没有结束的酷刑,在地狱里被剖开肠肚,丢尽油锅里炸成焦块,可是意识还无比清醒?或者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一切,却被荆棘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再或者是父母爱人突然面目全非面目可憎,背叛你抛弃你甚至杀害你?

方圆五百米之内的人,都睡了过去。

经历过上次情绪感染绑匪不太成功的例子后,中间这段时间木雪可是加强了训练,宋言穆也找来很多不明真相人群专门给她做试验。所以现在嘛~木雪勾起了嘴。

吴森若也在咬牙切齿,“我会先给那个混帐打电话,兰提那边能快则快,但是为了不露馅,必须要等。“

当第一声惨叫划破夜空,疯狂的夜晚节目开始上演。

睡着之后,是噩梦时间。

“你这个混账!”吴天赐忍了又忍,忍无可忍,“那是你亲大姐!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当初摔死了她儿子,现在又要害死她吗?”

冷笑出声,吴天赐见有戏,态度也强硬起来,“你当我有那么好骗?”

你们会后悔绑了一个怪物的。

已经确定是木雪被劫,宋言穆气压低得可以结冰。刚好是花豹接电话一晃神的时机,站在路边上买饮料的木雪被几个路人撞到了广告牌后面。花豹走过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这次的劫持比起上次来,高明了许多。

躺在猪圈里的木雪站了起来,嘴角噙着诡异的笑意。

“木雪啊,嗯……我觉得无所谓,不过看在她是无辜被牵连的份上,还是勉为其难的同意吧。毕竟我拿一个疯子来也没有什么用,你呢,好歹能带个女儿回去暖床。不过呢,得你先放了木雪,再去给宋言穆道歉,我才会把吴瑜遐送回来。”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宋言穆轻声回答,然后挂点了电话。

同样是乙醚捂嘴,拖进车里,秒速冲刺,离开市区。这次的路程跑的要远的多,起码已经四个小时了,木雪都没有见他们停下来过。

绑匪们也非常疲惫了,他们一直都处于神经紧绷中。一到地点把木雪移交,他们觉得自己就算是闻着猪屎也可以睡着。

捏着电话的手指用力到发白,吴天赐皮笑肉不笑,“放心吧宋少,等接回了瑜遐,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会有任何往来。”

被电话里面的忙音刺激得砸了书房里的所有易碎物品,吴天赐暴躁无比。

吴森若吊儿郎当的嘲讽口气从电话那头传来,“你以为这事儿跟宋言穆有关系?哈,宋言穆确实挺想收拾了我那个毒妇大姐的,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你说,干脆我把大姐送给宋言穆算了?她不是一直都想当宋家人吗,我给她这个机会啊。”

当夜,一轮圆月映照在废弃的养猪场上,时而飞过的扑棱棱的鸟儿嘶哑着诡异的嗓子。

并且这次的人神情严肃,装备精良,枪支弹药什么的肉眼都看得见,走路也尽走偏僻小路,不过收费站的那种。

wwwlong8vip,有什么东西浓郁到了极点,那三个人迷蒙地看看对方,后还是撑不住地睡了过去。

“吴天赐,吴瑜遐已经被送出国治疗了。”

“醒了?放乖点,你男朋友只要愿意赎人,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龙8国际官方网站,七上八下的心情,宋言穆会不会舍弃木雪这个黄毛丫头,转而握住自己的软肋的担忧,让吴天赐似乎一瞬间老了几岁。

守夜的那三个人被枪声从噩梦里惊醒,恐惧和绝望占据着他们的脑海,其中两个迅速抽出枪指着对方,同时开枪。

在换了好几次车,连续行驶了24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偏僻的荒废的,养猪场。

“Avril,既然老头子不识趣,你就通知那边的人,好好招待下我那个疯子大姐。”

所谓恐惧,无非是失去、虐待和伤害。而这些感情,木雪都清清楚楚地经历过,发挥起来毫无阻拦。

吴天赐的心里也饱受煎熬,他一直都偏宠大女儿。也许大女人被任何人带走,都不会有被吴森若带走那么糟糕。在他心中,吴森若是没有人性的,是六亲不认的混蛋,早迟都会成为侩子手。

“我已经跟你儿子吴森若交涉过了,他同意交换。剩下的事情,你们俩自己去琢磨。我这里只需要提醒一点,即便我尚未回归宋家,宋家也不会对我坐视不理。”

见识宋言穆的电话,吴天赐心中要呕出来的鲜血活生生给忍了回去,他气息不稳地接起电话,“喂,宋少有什么要说的?”

现在还不是一网拿下的好时机,木雪默默微笑,不过看着效果,一次性地感染你们不是什么大问题嘛。

这个时候,电话又响起来。

敢绑架我,没有极度强韧的神经,就要有崩溃发疯的觉悟。

扑面而来的霉臭让木雪咳嗽起来,嫌弃地撇嘴,木雪把自己恶心的感受普及开来。

“信不信由你。”吴森若利落挂了电话。

一路上,木雪倒是轻松,觉得躯体累了就回空间去泡泉水,饿了就吃空间里的苔藓,渴了就吃空间里的西瓜。无聊了还可以和木霜聊聊天,顺便分析谋划下待会儿的收拾计划,此刻的木雪深深感叹空间的好处啊,就算把她一个人扔沙漠里去她都能活的活蹦乱跳的。

第二次被绑架,木雪已经彻底淡定了。

本文由wwwlong8vip发布于龙8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次被绑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