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清醒了

《巴顿·芬克》电影剧本 编剧:乔尔·科恩、伊桑·科恩 导演:乔尔·科恩、伊桑·科恩 主演:约翰·特图罗 获奖:本片获1991年第4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佳影片金棕榈奖、佳导演奖和佳男演员奖 编译:李恒基 题图:周铮 美国20世纪福斯影片

《巴顿·芬克》电影剧本 编剧:乔尔·科恩、伊桑·科恩 导演:乔尔·科恩、伊桑·科恩 主演:约翰·特图罗 获奖:本片获1991年第4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佳影片金棕榈奖、佳导演奖和佳男演员奖 编译:李恒基 题图:周铮 美国20世纪福斯影片公司1990年出品 剧院后台,内景,晚上 [中景摇摄]镜头自上而下移动,呈示正在运作中的活动布景的机械装置。布景工把传动的绳索拴在一个铁环上。这时,我们听到从舞台上传来演剧的声音。 男演员:我要永远从这里消失,跟这臭气熏天的墙壁,随这六层楼房以及凌晨三点钟象熔铁炉一样开始吼叫的地铁列车,跟这里一切的一切告别!毛利,代我向这一切说声再见!我会想念它们的——真的,我会想念的! 女演员:不会再说梦话了,莉尔!现在我清醒了,这些年来,我头一回清醒。戴弗叔叔说过,你要是闭着眼睛生活,那么光明不过是场梦。好,现在我的眼睛睁开了!…… [摇摄]布景工向台口走,我们看到巴顿·芬克在台口倾听舞台上的对话,他身穿夜礼服,戴着领结。 男演员:……我看到了合唱队,他们全都衣衫褴褛!但是我们也是这合唱队的成员呀,你和我,还有戴弗叔叔,咱们全都是! 毛利:太阳出来了,孩子。他们在富通街叫卖鲜鱼了。 男演员:让他们大声叫卖吧!让他们扯着嗓门儿喊吧! 毛利:是啊,孩子。接受这破破烂烂的合唱队吧。让他们唱吧! 男演员:再见了……咱们会有这小伙子的消息的……不止是一张明信片! (布景工从画格左面出现,形成“特写”;他向舞台的那个方向大喊。) 布景师:卖鱼哩!新鲜的鱼呀! (他喊罢又退出画面,这时我们看到巴顿·芬克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地背诵剧中的对白。) 女演员:让咱们往手心里啐口唾沫,搓搓双手,干起来吧!不早了,毛利。 毛利:现在不算晚,莉尔……还早着呢。 [摇摄]镜头自左向右摇向舞台。有一名演员经过巴顿·芬克的跟前,匆匆走上舞台。幕布升起。演员们谢幕。掌声,喝彩声。 观众:好啊!好啊!剧作家上台!剧作家上台!好啊! [近景]巴顿·芬克呆立在台口,凝视舞台。有两位50上下的男子过来朝他鼓掌。 [全景]谢幕的演员们回头向巴顿·芬克示意,要他前谢幕。 巴顿背对着镜头,怯怯地上前。场内发出欢呼声。演员们向他鼓掌。巴顿对演出成功颇感意外,不知所措地又退进边幕后面。 饭店,内景,晚上 [跟摄]服务员的领班走在巴顿的前面,扭头对巴顿说。 领班:您请入座,芬克先生。其实,您请的客人,有好几位已经到了。 巴顿:迦伦德·斯坦福也已经来了吗? 领班:他来过电话,说要晚来一会儿。哦,对了,这就是您预订的桌子。 [中景,水平移摄]有一位50来岁的男子向巴顿·芬克打招呼。 德列克:巴顿,巴顿,你来我很高兴。你都认识的,理查德·圣克列尔和波比·卡尔纳汉。 [近景」巴顿向女客伸手。 [中景]理查德和波比。波比向巴顿伸手。 波比:幸会,幸会! [近景]德列克倒酒。 德列克:孩子,咱们喝香槟酒,庆祝演出成功。你看了《先驱报》吗? 巴顿:倒不是我有意让你难堪,凯文演得太过分!不过,更重要的是理查德和波比很欣赏这出戏。 [中景]理查德和波比。波比流露出钦佩的神情。 波比:我哭了!泪流满面!《先驱报》上怎么说来着? 德列克:我把那份报纸带来了。 [近景」巴顿尴尬地看着德列克。 巴顿:德列克,劳驾念念…… 德列克:“《破烂的合唱队》:平民的胜利。昨晚在比拉斯戈剧院演出的《破烂的合唱队》,虽然演员们都演得十分出色,台上却没有明星的踪影。演出的一大发现,是创作了这个描写普通人、鱼贩子生活的剧本的作者。为生存而挣扎的穷人们并没有丧失对崇高事物的向往。剧作家在肮脏杂乱的角落,找到了崇高的精神,并使粗俗的谈吐充满诗意。一个新鲜而有力的声音在美国的舞台上响起来了,这声音来自巴顿·芬克。” [移摄]德列克在读报时,镜头一直在移动。这时移向理查德和波比。 巴顿:嗯,这报纸正好可以包鱼…… [移摄]镜头水平移动,自惊讶的理查梅和波比,移向若有所思的巴顿。 巴顿:……明天早晨包鱼,也不算浪费了。 [近景]理查德和波比。后又移向巴顿。 波比:玩世不恭! 巴顿:就算是吧,但是,我既听不进批评,也不能对拙作有非分之想。作家是以肺腑写作的,而肺腑能告诉你什么是好的,什么勉强凑合。 波比:我倒不想妄加评论,但是上帝知道,我也有五脏六腑,我的肺腑告诉我,这出戏……干脆就是妙极了。 理查德:你有一副迷人的肺腑! 波比:你这条狗! 理查德:汪!汪!汪! [移摄]自右至左,理查德和波比的形象变虚,焦点集中在巴顿的面部。忽然从画外传来铃声。巴顿应声望。自左至右的摇摄使我们看到一名饭店侍者手持黑板走在桌子与桌子间的过道上,只见黑板上写着:“巴顿·芬克有人找。” [跟摄]巴顿背对着镜头,走进酒吧,向柜台旁的一位男子走,镜头跟至两人的“近景”。 巴顿:我一直坐在那儿等你。你真要命,迦伦德,你就把我一个人甩给他们! 迦伦德:别发火,我一会儿就过。咱们先谈点生意,我刚跟洛杉矶通过电话,巴顿,国会影片公司愿意跟你签合同,他们出价一千美元一星期。我想能谈成两千美元。 巴顿:我那儿干什么? 迦伦德:谋生呗。 巴顿:我拿不定主意。我想……我得作些改变。 迦伦德:听我说,巴顿,我不坚持我的看法,因为我尊重你。不过,到好莱坞混上一阵子,会让你挣些钱,好再写几个剧本。 巴顿:我不知道这行不行,迦伦德。眼下我在戏剧界的地位,我感到,离成功也不远了。 迦伦德:照我看,你已经成功了。 巴顿:不,迦伦德,你还不明白吗?我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成功,并不是得到评论界的一致赞扬,让德列克这样的演出老板赚足钱就满足了。不,我要的是真正的成功,是咱们一向梦想的成功,也就是要创造一种描写平民、为平民服务、属于平民的、新颖而生动的戏剧!如果我好莱坞,固然会赚到钱,会在晚会上出头露面,会结识一些大人物,但是,这会跟我成功的根源,跟那些普通老百姓脱节的。我又高谈阔论了。 迦伦德:你看到凯文在《先驱报》上发表的文章吗? 巴顿:没有。他怎么说? 迦伦德:我这儿有一份,你拿看吧。如今你是百老汇的大红人,你可以赚一笔钱,不,赚很多钱。等你从好莱坞回来,你需要的老百姓依然存在。说不定在好莱坞也有那么一两个这样的老百姓。 巴顿:你这么说也有道理,迦伦德。 迦伦德:巴顿,我是说着玩儿的。 [近景]巴顿黯然地望着迦伦德。 [大中景]他们两人面面相觑。我们听到了浪涛声。 海滩,白天 [全景]一个大浪滚滚而来,拍击岸边的巨石,溅起一片水花。暗转。 伯爵旅馆,内景,白天 [全景]大厅。有人从远处走来。 [全景]那人的背影,他手提两只箱子,向旅馆接待柜走。 [全景]那人走来,我们看清他是巴顿。镜头跟摄。走到柜台前的巴顿放下箱子。镜头摇至柜台上“呼人铃”的“特写”。巴顿的左手按铃。 [近景]巴顿在等待。他回头望大厅。 [全景]大厅里空无一人。 [近景]巴顿听到脚步声,俯身向柜台里面看。 [摇推]镜头推至柜台后的地板。原来那里有块活板。侍者推开活板,从地下室出来。 [近景]惊讶的巴顿望着微笑的侍者。 [中景]侍者走出地下室,盖好活板,走到柜台边,止住了铃声。 侍者:欢迎光临伯爵旅馆。先生,我能帮助你吗? 巴顿:我预订了房间。巴顿·芬克。 [中景]龙8国际官方网站,侍者查登记册。 侍者:好。0.K!是FINK,芬克,对吗?这准是您,巴顿·芬克。 巴顿:没错。 侍者:那就对了,看来没错……只是,您是暂住还是长住? [近景]巴顿的侧面和侍者的背部。 巴顿:对不起,你说什么? 侍者:是路过还是长期住下? 巴顿:我……我不知道。总之,我住多久还不一定。 [近景]侍者解释。 侍者:长住每星期25元5角,预付一星期的房钱,每天中午结帐。不过您是长住的,不必预付。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在您的房间内打电话吩咐我就行了。我叫切特。我们保护长住客人的隐私权,我们也提供许多服务项目,包括给客人擦皮鞋。很好!

本文由wwwlong8vip发布于龙8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我清醒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